胭铃

emmmmm中秋节……月亮……


哇嘁:今日八月十五,中秋?

辰风:卧槽兄弟你又要干嘛?

冯布恩:好了我不管这次有没有人为你开后门,反正征天司总部必须要保住。

海森宝:以前没见你对月亮有这么大执念啊……

冯落衣:逆徒,不可。最近仙盟事务繁忙,没时间替你善后。

哇嘁:???冯老师?


大家中秋节快乐!


*七夕贺文(?)

*OOC预警




肖恩乐回到洞府,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算器。

今日正是七夕,仙盟里的年轻弟子多会趁此佳节与心上人“夜半无人,天河私语”——说白了就是找个黑皮看不到的地方坐而论道相对傻笑甚至共度春宵。

当然啦,这个节日跟万法门基本无甚关系。

纵是肖恩乐这般自诩与其他门派同道一样、一定能够找得到道侣的新一代万法,也找不到人陪她过七夕。

唔,她有别的过法。

熟练地打开幻境区,刷着熟悉的法衣发出的半点不顾仙家脸面的鬼哭狼嚎,点开好友发来的幻境道标,肖恩乐就着巧果浏览起了《七夕——图灵真人特别访谈》。

几月前“苍生国手”冯落衣前辈与“原算”王崎前辈的公开声明还挂在每一位仙盟弟子的脑海里,不知仙盟怎么想的,又放出这份大杀器来。

图灵真人不愧他的名号,把一直无人知晓的早些年间落崎的故事全都抖了出来,讲得像是民间卖的话本一般。

这对没有道侣的万法女修可是七夕的无上之礼。肖恩乐想着,往嘴里又填了一块点心。

——等会儿?图灵前辈刚刚说什么?不准道人刚自首之时,为方便监管,便安排不容道人看顾?直接一个洞府?

肖恩乐表情木然眼神狂热地切到另一个幻境区,鬼哭狼嚎又充斥了视野,其间“哇嘁”先生的大段文字十分醒目。

果不其然,又是些需在文首打上年龄预警的东西,除了容准还有份刚才没看见的落崎。

说真的,在其他道友就是发的东西略略沾些边儿也会立马被禁的时刻,哇嘁先生为何可以发得如此光明正大也是个未解的谜。

肖恩乐觉得自己度过了一个完美的七夕。


道长在西海那段儿写过冯老师用万仙幻境联结了一个阳神阁的专业团队辅助哇嘁把握心持对吧……

所以如果真有哪个(哪些?)崎对冯老师动了心思的话!

不需要那俩万法想明白啊!

有专业人士看着呢!还是一群!

而且就看哇嘁那个极其糟糕的心理状态,在阳神阁内部也应该算特殊珍惜病例,跟踪报告除了直接交给冯老师还会往自家内部送一份吧……

嘻嘻嘻。


好了那么现在还是那个熟悉的问题:

有人写吗!

只要你说写,文房四宝送到家!

(试图站在北极的中央呼唤粮)


[崎落]闺蜜茶话会

*大家……好?

*真的没有人产粮吗我好饿QAQ

*重度OOC






    “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件事。”辰风摇着自己的脑袋,眼睛的无神程度有点像被王崎玩过的小白鼠。      

     陈由嘉把头从杏仁豆腐上抬起来,无言地望向他。

    “我说兄弟,你不至于如此作态吧?咱们小嘉嘉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万想侣的诅咒啊!”王崎左手端着一碗拌了糖的油渣,右手正冲辰风挥舞着,“还是说你对琉璃有所不满?你有立场么你自己就是个玩女A男O的!”

     辰风摇晃的脑袋停下来了,他把脸上快要溢出来的呵呵全冲王崎怼了过去:“虽然我不知道你这家伙刚刚说了什么,但你丫的绝对没说好话。”

     陈由嘉则眉眼不动:“叫师姐。以及,莫要拿我作你的什么‘同志’,至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嗯哼。”王崎遭到了辰风与陈由嘉的孤立,但他面色不改,甚至看起来更骄傲了。

    “由嘉啊,你父亲……陈门主知道吗?”辰风翻了个白眼,放弃了与疯子的交流,把话题又带了回去。

一声回答从甜点的缝隙中漏了出来:“知道。”

    “那他有什么反应?”

    “没有。”

    “哎?我还以为像陈门主这样……传统的前辈,会对你的选择有一些不高兴?毕竟,你与琉璃的年岁,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陈由嘉解决了杏仁豆腐,又取出一份炸鱼丸子来:“若按龙族算法,琉璃不过刚刚成年,相比之下我才是年长的那个。以及,这是促进两族关系之事,为什么在你嘴里就像是违法乱纪一样。”

     辰风一声长叹:“被你旁边那个搞过敏了呗,现在但凡任何一个万法门的跟我说找到道侣了我都得哆嗦一下。”

    “卧槽辰风你什么意思?”

    “你丫的自己心里没点数?!是嫌之前的逍遥联合审判还不够令人印象深刻吗!”

    “逍遥联合审判是什么鬼……那只是仙盟内部对同道的充满人道主义的关怀好吗!你看图灵前辈对我们寄予了多么美好的祝愿啊!”

     辰风无语凝噎:“王崎你是真的不懂得举一个恰当事例的重要性还是只能举出机老这个个例?”

    “基佬怎么了——基佬没人权吗!再说了,也不是只有‘个例’!”

     陈由嘉掀掀眼皮:“是,我记得路道友曾经确实说破理真人对此‘大力支持’。”

    “嘿兄弟你看!”

    “‘两个万法门的混蛋凑一起相互祸害,倒也是功德一桩。’”

    “什——”王崎的面色看起来十分诡异:“海老头可还三天两头和我聊天呢。”

     正小口抿着鱼片粥的陈由嘉浅浅地踅了一下眉:“与不准道人又有何干?”

    王崎立马搓着手热情地挪到陈由嘉身边:“师妹啊,师兄给你推荐一个幻境区……”

     当王崎趁着陈由嘉捧着算器无暇他顾而摸走了她面前的桂花糕时,辰风疲惫地冲他叹了口气:“我只想提醒你啊王崎,你要下次还敢扯什么研究生灵之道作借口,别怪兄弟我和你动手。”

     王崎朝辰风噗噗噗地吐舌头。

     然后被陈由嘉泼了一脸茶。

     惨被殃及池鱼的辰风劈手夺回自己的茶杯,心疼地咂咂嘴,一边拿起茶壶一边好奇地询问状况糟糕的老友:“看到什么了?”

    “……一些违禁的东西。”

    “啧……我怎么一点都不奇怪呢。”

     王崎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哪里违禁了!那只是我们表达对前辈先贤的喜爱尊敬之情的啊!若真是违禁,又怎会留存在万仙幻境上嘛。”

     陈由嘉默不作声地瞪着王崎,辰风认为她多半是被某人的不要脸震撼到了——谁不知道冯先生多宠他啊。

     王崎迎着辰风复杂的目光绽开了一个闪闪发光的笑容:“朋友,你知道容准吗?”

     辰风起先是没听说过的,后来他宁愿从未听说过。

     好极了,现在桌子旁有两尊僵硬的木像了。

     罪魁祸首王崎对此十分满意。


万仙幻境真的好(确信)


由于道长一直强调意识即数据,而哇嘁与冯老师都是计算力足够高以至于可以完美进行多线程运算……


这意味着他们不仅能玩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play,还能玩两个人的3p4p5p6p108p

他们甚至可以……一边上对方,一边被对方上……

怕不是每次事后都要经过统计才能从宏观层面上确定谁攻谁受嗷


只要哇嘁胆大一点儿,这事儿就成了(^q^)


其实我觉得……复联4真的真的好极了啊……

反正对我来说虽然不是最想要的结局(每个粉丝心里都有一个全员HE的梦),但仔细一想,却都是合情合理的走向,甚至比其他结局更能表达某些东西。

但我还是没想通昨天下午我是怎么在五分钟内把自己从哭到崩溃转变为能笑着说“我很好”的(゜-゜)

[崎落]辰风的副业

    *大家好又是我我又来污染tag惹

    *依旧我流OOC

   





    被拥有心理辅导副业的辰风看着眼前的神经病患者,觉得有几分头疼,并且十分想要把这混蛋一脚踢出门去。但同辈第一好好先生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他只是抬手捏了捏额角,疲倦地叹了口气:“你找我做什么?”

     患者丝毫没有察觉到过去的某个瞬间自己离被扫地出门只一步之遥,他趴在辰风对面,瞪着一双死鱼眼:“想跟东家你咨询一些问题而已。”

     咨询问题?你一个万法朝我这个阳神阁咨询什么?联想到患者那堪称丧心病狂的搞事能力,辰风瞬时提高了警惕:“你到底想干嘛?”

    “哦,我觉得自己需要做个道心干预。”

     道心干预?!你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它了吗!这简直是全神州的幸事啊!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患者怀疑地眯起眼睛:“总觉得你刚刚那句话表达了某些令人不快的东西啊……算了。我最近发现自己正处于暗恋当中来着。”

     暗恋?这个混蛋也会暗恋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万法也想有道侣”?而且谁家孩子暗恋的时候要做道心干预的喔! 不过……至少比想象中的什么“反仙盟倾向”之类的正常多了。

     正当辰风暗松一口气,觉得这次这个病患还不算太棘手的时候,对面人的下一句话让他的脸彻底僵掉了:

     “本人暗恋对象是位男性前辈来着。”

     对不起,我把刚刚的想法吃回去可以吗。

     辰风瞪着那个混蛋,干巴巴地回道:“哦。”

     病患看着自己医生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咧着嘴疯疯癫癫地笑。

     “他是我老师。”

     哦,老师啊。

     老师啊?!

     你现在玩得这么大的吗!丫的真不愧是道种之耻……诶这么一想这种违背伦常的想法好像也挺正常的呢哈哈哈……

     等等,老师……这混蛋没回过山门也没正式拜过师,他喊的老师也就是……

     辰风突然一巴掌拍在自己扭曲的脸上。不成,住脑,不能再想了。

     病患说完话之后就没有再开口,只是饶有兴味地看着辰风现场颜艺,眼瞧着对面人快要崩溃了,才满意地点点头:“嗯,东家你也认识到这种事对道心伤害太大了对吧,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啊。”

     哦呵呵还真是谢谢您的信任了啊。

     不过辰风还是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他哀叹一声,开始了解基本情况:“第一个问题,你是想我帮你什么?”

     病患没有说话,但他无言地看了辰风一眼。

     “……好吧,那么接下来,第二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出于对这个神经病心理的考虑,辰风很谨慎地使用了缺少明确指向性的语言。

     “大概是在神京。”

     “对方做了什么使你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心绪不大正常?”

     “唔,那会儿冯老师在给我上课来着。感谢万仙幻境的拟真,让我不至于忽略看见他笔下公式时的脉搏加快。”

     辰风呆了一瞬。

     一见钟情的对象竟然是公式,万想侣啊万想侣,啧啧啧。

     “然后?”

     “然后我就去做了几道大题冷静一下……之后就把这事儿忘掉了。”

     辰风的心头梗了一下,他咆哮出声:“忘了?!这他娘的也能忘?”

     “一道好算题,更胜神仙丹啊东家。”

     辰风的思绪有一瞬混乱——在那个时候,他近乎茫然地想:万法门的弟子都是这样吗?或者说,这是这个混蛋的个人特色?——然后,他的身体作出了事后令他叫绝的反应。

     被扔出门的病患有些茫然:“卧槽?!”

     辰风站在门槛上用诡异的同情目光看他:“哥儿们,你好自为之吧。”

     “不是,辰风你干嘛?”

     “你进来之前我在用算器,一直没关呢。”

*萌上北极圈,自割腿肉

*我流OOC

*新手发文


     慈悲琉璃是一位很好的前辈,真的。虽然王崎一直都是乐于助人的,但好成他那样的仍然少见……或者说是只他一个。

     主角王崎如是说。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不知道这和他的恋情有什么关系。他到底什么情况?”一位新来的女性王琦有些迷惑,“王崎不应该受到老贾这么大的影响吧?”

     旁边一个正打游戏的索狗王崎靠了过来,悲痛地拍着女性王琦的肩:“图样图森破的我哟——按常理来说是这样,可如果加上一段暗恋,那就不一定啦。”

    “他暗恋谁……老贾?!”

    “不好意思,你串到钢铁侠剧组了,下一个。”主角王崎带着不怀好意的表情循循善诱道:“你想一想啊,在你的人际圈当中谁最好好先生?”

    “辰风啊——卧槽辰风?!”物理意义上女儿身男儿心的王琦额头上开始冒汗。

    “孺子可教也。”两个崎尬笑看她。

    “这算啥,”这时,一个拿着VR眼镜的王崎蹭了过来,手指点着索狗王崎的肩,笑道:“我跟你们讲,这位才是真厉害,他把图灵拐回家啦!”

    索狗王崎不甘示弱地冲VR王崎呵呵:“还说我呢,好歹图灵无论在哪边都摘不操某个标签,你那边呢?人家冯老师都有家有室子孙满堂了你还能下手啊?”

    “哇哦。”主角王崎这次是真的惊了。

      瞧着两个新崎目瞪狗呆的样子,VR王崎作为前辈决定为他们讲解一些常识:“这没什么——真的。王崎睡王崎,那才是真正的王崎行为。”

   “怎、怎么会有这么王崎的崎?!”女性王琦与主角王崎一起倒抽一口凉气。

     索狗王崎嘿然:“谁知道呢。”